看到日本現在,想到台灣未來

 

戳破日本低犯罪率神話/員工派遣制度/私立大學面臨即將倒閉的命運

傳出兩位台灣女留學生在東京住所慘遭割頸殺害,這個殘忍的兇殺案,不但打破了外界對於日本治安良好的刻板印象,也揭開了日本陷入失落廿年之後奇特社會現象的簾幕。

了解日本文化的人都知道,戰後的日本之所以能夠維持低犯罪率,最重要是來自於社會的約束力,而並非法律的約束力。因為在社會約束力大於法律約束力的日本,犯過罪的人在社會上一向是很難立足的,同時這種意識形態也是可以株連九族的,連其家人都會遭到社會無情的排擠。

這從二○○四年一名台灣女大學生在日本河口湖被殺害時,日籍兇手的家人因為受不了鄰居的輿論壓力,而連夜搬家就可以明顯看出。

就是在這種社會的集體約束力下,讓日本人不敢、也不願意輕易地犯罪,同時也是在這種長期低犯罪率的現象下,讓日本警察逐漸失去應有的作戰能力。

但是戰後日本這種對犯罪的社會高度集體約束力,它卻是無法單獨存在的,而必須要建構在兩項基礎上,相互加乘才能產生效果。

首先是經濟的持續高度成長。日本過去在經濟快速成長期,以終生僱用制度創造了舉世聞名的低失業率,但是在一九九○年泡沫經濟破滅之後,員工派遣制度逐漸取代了終生僱用制度。

在派遣制度下的員工,其不但無法享有健康保險,也沒有退休的國民年金,成為被日本社會福利制度拋棄的一群,日本社會學家稱這些為數將近三百萬名的派遣員工為「下流社會」。「下流社會」對政府的高度不滿與憤世嫉俗,讓近年來日本出現許多光怪陸離,以及駭人聽聞的犯罪事件。

其次,是必須要在封閉的社會體系下。過去由於日本島國排外,以及優越感的心理作祟,再加上日本大學的獨特學期及文憑制度,因此到日本留學的外國學生人數並不多。

但是在二千年之後,在少子化的衝擊下,日本許多私立大學逐漸招不到學生,而面臨即將倒閉的命運。

日本政府為了要搶救這些後段大學,便推出一千萬名留學生計畫,鼓勵各個地方大學招收海外的留學生。

而這些大量招收進來的留學生素質不一,同時還有許多是以留學名義來掩護非法打工,這些為數眾多的外國留學生,也讓日本近年外國人犯罪的比例快速飆升,同時也出現許多新型的犯罪手法。

而就在經濟衰退逐漸瓦解日本社會集體的約束力,以及大量外國留學生逐步衝破日本社會的高牆下,日本的警察制度似乎還沉醉在過去低犯罪率的舊夢當中。

最近在日本竟然出現一位頭號通緝犯要到警察局自首,日本警方不但沒有認出,反而還置之不理,讓他連跑了三家警局,才順利自首的奇特現象,這讓日本警察的辦案能力受到很大的質疑。

當揭開已經陷入失落廿年的日本,我們發現,日本社會早已經出現巨大的改變,但是日本政府似乎還是沒變。

蔡增家/政大國關中心亞太所長/聯合報

 

詹翔霖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