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忠的創意工作室開辦已有半年,正經的生意沒幾個,竟來一些莫名其妙,甚至是啼笑皆非的業務。這次,剛一上班,一位衣冠不整,蓬頭垢面的老頭就堵上門來。   

               

                        「您有什麼事嗎?」 「您是宣經理吧,我想請您幫我策劃策劃。」 「您是做什麼的呢?」 「說來慚愧,我以前也是個老闆,做生意賠了,房子抵了,老婆也跑了,幹老闆這麼多年,除了有點脾氣,什麼本事也沒有,現在只好以乞討為生,不過現在乞討這個行業,門檻太低競爭太激烈。想請您幫我出出主意,提高一下我的乞討業績。」

 

「你都落魄成花子了,還講究什麼業績 = ="  (勇聿碎碎念:丐幫,就是一群有組織的乞丐,俗名叫「花子」。)

 

 「人即使再落魄,也得精益求精,追求卓越吧。」 「好!,就衝你這精神,我接你這個案子。」 那人很高興「可是我現在沒錢付給您咨詢費,等我掙了錢,我再給你,您看我現在應該怎麼辦?」

 宣忠思考了一下「您看,您要在乞討業有所建樹。就得先有個品牌。請問您貴姓?」 「姓李。」 「那就叫花李,你看這個名字還可以吧?」 「不錯不錯,挺好聽。」 「你有沒有固定經營場所?也就是你有沒有固定乞討的地方?」 「有啊,我一般上午在人民廣場,那裡人多,上午站累了,下午,我就去散散步,順便撿撿破爛。我幹乞討這個職業,雖然被人瞧不起,但也屬於自由職業者。」

「花李,我給你一個建議,你必須專業化,不要又乞討又撿破爛,你只有把乞討這個主業做大做強之後,才能多元化經營。況且,又幹這個,又幹那個,品牌不夠集中。」 「對,我以前就是這樣搞死的。」 「你呢,以後每天就在人民廣場守著,手裡拿個碗,碗裡先放上個塊八毛的,在你面前立個牌子,上面寫上「花李」。這樣你就與其他乞討人員不一樣了,你已經有了自己的品牌。」

 宣忠喝了口水,接著說:「有了自己的品牌,還不夠!你必須在乞討方式與競爭者區別開來,你必須差異化經營。讓別人覺得你有個性,有特色,就是和別人不一樣!

「以後不管什麼人給你錢,你只許收人家五毛。如果你還要像過去一樣,面對熙熙攘攘的人潮,拿著碗,伸向人群,嘴裡說:行行好吧!行行好吧!」我估計大多數人連看都不看你ㄧ眼,躲著就過去了。 你別洩氣,這是正常現象,不要奢望把所有人都變成你的客戶。記住了,我們只為一部分人服務,要找到我們的目標客戶群。我相信,肯定會有些人朝你碗裡扔個塊八毛的,這時候,你一定要看清楚是多少錢,如果是五毛,就對人家說聲謝謝。如果比五毛多,例如一塊,你不要見錢眼開,趕緊把人家叫住,對人家說:「謝謝,我這裡只收五毛」然後,你再找給人家五毛錢。如果人家給的不足五毛,比如兩毛,你也把人家叫住,對人家說:謝謝您的好意,我這裡最低消費就是五毛,這兩毛您拿回去吧。」

花李有點不明白。「啊?!照你這個策劃,人家給一塊,找回五毛,人家給兩毛還不要,我豈不要的更少了?不行不行。」

「老李,不,花李,你聽我說,你要想在乞討業有所突破,你必須按我的話去做,剛開始是有點損失,但你和其他乞討的不同了。」你想想,當你找五毛錢給人的時候,那人是什麼感覺,估計那人手裡拿著那五毛錢,站在那得愣一會,「怎麼回事,要錢的還找錢?」你相信不相信,回家他就把這事宣揚出去,他會跟親戚朋友說:「人民廣場有個叫花李的,我給了他一塊,他還找我五毛!!」

那個給你兩毛的傢伙就更驚訝了,估計當時他就得跟你翻臉「什麼,你有沒有搞錯啊!你這還有最低消費!?」回去,他也要為你宣傳:「今天我可遇見一件怪事,人民廣場有個要錢的,我給他兩毛,他還不收,告訴我最低只收五毛。」

這些人都免費為你宣傳,免費為你做口碑行銷,你想想,你的知名度增加了,無形資產就增加了,現在這個年代,是注意力經濟年代。你只要聚集了人氣,就不愁錢不會來。

「真的?那我就試試」

 

過了兩個星期,叫花李的也沒有再來,宣忠心裡一直想知道策劃的效果,於是便來到人民廣場找花李。一進廣場,老遠就看到在廣場一角圍了一群人,擠進去一看,中間果真是花李。在他面前,立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著名職業乞討師---花李。旁還放著一本無家可歸人員登記證。花李正忙著收錢,找錢。人群中有位中年婦女說「嘿,我們家那位回來跟我一說,我還不相信,天底下真有這樣的叫花李的,只收五毛,多了還不要,到這來一看,還真的!您看人家這個乞討,還真夠專業。」

旁邊一個小伙子氣不過了,「我還不相信,有人會見錢不眼開。」說著,走上前去,拿出一張百元大鈔,遞給花李:「看你挺辛苦的,別客氣。」 花李忙著把他拉住,一邊數出一堆毛票來塞給他,一邊說:「謝謝大哥的好意,您也不容易,我就收您五毛,多了不收,歡迎您下次再來。」圍觀的人看到這場景,竟然鼓起掌來。宣忠看到這裡,覺得很滿意,也沒和花李打招呼,便從人群中鑽了出來。

 

過了兩三天,一個雨天,花李來了。「宣經理,多謝您的策劃,我現在的乞討事業蒸蒸日上,要不是下雨,我都抽不出空過來看你呢。」 「老李,別客氣,主要還是你自身的素質好,你本身就長了一副適合乞討的臉,再加上經歷了這麼多風雨,滿臉都是滄桑,稍微有點同情心的人就想給你點施捨。」

「宣經理,還真是怪了,那幾個和我一同在人民廣場乞討的,長的比我慘,可他們一天卻要不來幾個錢。」 「這你就不懂了,麥當勞的老闆曾經說過,不要以為麥當勞是經營速食店的,其實麥當勞是經營房地產的,透過做餐飲,把一個個好地方,都給佔了。你也一樣,不要以為你是經營乞討業的,你是經營娛樂業的!你在乞討的同時,給大家帶來新奇,帶來快樂。」 「真的?沒想到我的工作地位這麼崇高。」

「你是趕上好時機了,要是二十年前,物資缺乏,大家掙的錢只夠吃飯,你再怎麼要錢也沒人理你。但現在不同了,物質是豐富了,可是人的精神卻越來越空虛,總想尋求刺激,如果聽說哪裡有個三條腿的蛤蟆,都會開幾十公里的車去看看。大家給你錢,不是因為你值得同情,是因為你這個行為比較有趣。」

花李聽得直點頭,「我有點明白了,您是說人吃飽了沒事,總想看個新鮮事,我要錢的方式比較奇特,所以就把大家吸引來了,」 「對」,宣忠見花李能聽明白,說得就更來勁了「現在是眼球經濟注意力經濟,誰個性,誰有特色,誰能吸引大家的目光,誰就能把人潮跟錢潮吸引來。簡單的現象,其實背後都蘊藏著深刻得道理! 「好,我回去繼續搞我的眼球經濟和娛樂產業了!」

 

又過了兩三天,宣忠正坐在辦公室裡,突然手機響,看看號碼,是一個陌生的號碼,宣忠按了一下接聽鍵,說「你好!」對方傳來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宣總啊,我是花李啦! 「啊?!你都買手機了阿。」

「資訊時代嘛,我找您有要緊事,一個小報的記者要採訪我,我該怎麼說呀?」 「這是一個好機會,一定要抓住!」宣忠接著說「你這回兒不要就事論事,一定要提高自己專業地位,把大家對你的認識拉升到一定高度。」你可以這麼說「雖然我幹的只是低賤的乞討業,但也要堅守行業準則,既不能私抬物價哄騙消費者,也不能胡亂降價陷入惡性競爭。」

 

過了幾天,宣忠就在當地的一個地方小報看到了那篇報道,標題是《一個具有職業道德的花李》,宣忠看完之後,心想,這個花李,現在已經出名了,我應該找他收點策劃費。於是宣忠就來到人民廣場去找他,老遠就看到廣場一角圍了很多人,這回比上次更多人了。宣忠走上前去,擠進去一看,雖然地上放的牌子還是叫花李,可是人卻換了一個。

 

「花李呢?」宣忠問那人。 「你問我老闆啊?你去百貨大樓門口找他吧。」 「他去那兒幹嘛?」 「他說要在百貨大樓門口開個分店。我是他雇來的。」

 

 

此內容的引用是:

http://yungyu217.spaces.live.com/blog/cns!C4054CFA957F297F!261.trak

全站熱搜

詹翔霖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