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地點

□校本部(大葉大學)   V校外( 高雄 中心)

課程名稱

詹翔霖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附件四

大葉大學推廣教育班課程規劃表

詹翔霖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行政院勞工委員會職業訓練局高屏澎東區就業服務中心

就業促進研習

壹、依據

詹翔霖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課地點

台北總公司

課程名稱

詹翔霖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壹.        新潮流下的自我管理---

貳.        在不可預知的時代中競爭

1.      在不可預知的時代中競爭

詹翔霖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顧 客 在 那 ?

 

     消費者以各自的價值觀購買各式各樣的產品,所要滿足的不只是實際的需求而已,更包括品味的追求與自我的展現。

詹翔霖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增員話術溝通技巧

 

一、講的太多。

詹翔霖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文豪托爾斯泰有句名言,大意是:「所有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樣的,但每個不幸的家庭卻有各自不同的原因。」

 

   經營企業如同經營家庭,甚至更加艱難,如果將這句話套用到企業的經營上,則可以改成:「所有成功的企業都是一樣的,但每個失敗的企業卻有各自不同的原因。」

詹翔霖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人來此世間之時的最初之際,只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未帶半分財產,也沒有半個同來的朋友,即使有雙生的姊妺兄弟,可能也是出生之後的偶然相遇;即使曾是相約投胎的,但在改頭換面地重新做人之後,也難憶及過去。 出生之後,如果父母並不歡迎嬰兒的光臨,繼續生存的可能性便很少,但天下父母,只要身心健康的,沒有不愛護兒女的道理。因為父母之愛護兒女而予以撫養成人,也正是為要填補他們的蒼涼之感。 人於初生落地之後,總以為父母是最可靠的人,故其每遇困難痛苦或恐懼之時,便會想起父母,呼喚父母,以期父母來為之解救保護,除了父母之外,一切的事物都以為是靠不住的,除了父母之外,自己也是絕對蒼涼的。 年事稍長,知識稍增,思想稍微有了自覺自察的能力時,又覺得父母雖然愛護我,但並未真正地瞭解我,我的興趣,我的嚮往,我的祈求,父母並不能全部知道,全部給予最大的同情和扶助;還有一個嚴重的問題,父母即使全心全力的愛護我,但是父母不能不死,並且絕對多數的父母,都是先兒女而去世。於是,當我察覺父母與我時代與身心之間的距離時,我又感到孤獨的蒼涼了;當我想起父母會先我而去,或者已經先我而去時,我更感到孤獨的蒼涼了! 但是人總是不甘寂寞的。即使自己並不知道什麼叫作人生的蒼涼,但此人生的蒼涼境界,不因為我不知道,而就不來找我(其實是我去找它)。成年之後,我有一個強烈的要求,除非我去出家,而將自己的生命,接通另一條超然於物質之外的源流,否則我的此一強烈的要求,必盼求其實現,以慰此一蒼涼的人生。此一強烈的要求便是男女之間的相互求偶,男女的結合,屬於生物方面的自然趨勢,但也更是填充蒼涼之感的一大傾向。 事實上,男女的結合,屬於肉體方面的成分,遠較心靈根源的投契者更多。當然,道德或良心的責任,亦恆使得男女的婚姻關係,維繫至於終身。但在婚姻關係的聯結過程中,除了新婚熱戀的期間,同床異夢,乃是不可避免的現象,雖然很多人都不肯承認。因為夫婦的知識水準,生活的情趣,以及對於各種事物所抱的觀點,往往是不能一致的,因此也就會覺得我的對方並不真的瞭解我,甚至可說並不真的全心愛著我。於是,當我對自己的配偶感到乏味,而對另外的男女感到興趣乃至傾慕時,這便告訴我,我在感到人生的蒼涼了。因為無人真的愛我,我不甘寂寞,所以我想另找一條出路來安慰我的蒼涼之感。 再有另外一個角度,有人說︰「人生得一知己,可以死而無憾。」事實上,人之處世交遊,無不希望朋友把我當作朋友看,乃至把我當作他自己一樣,像愛護他自己一樣地來愛護我。當然,這也是安慰蒼涼之感的一條出路。可是不幸得很,人多數是自私的,我固希望他人把我當作他自己看待,我卻並不能夠也把朋友當作我自己一樣的看待,因此,我如仔細地考察一下,並沒一個朋友能把我當成他自己一樣看待的,所謂「共患難不共安樂」的事實,根本不能免除的。人在苦難時,為了搶救自己,不難同舟共濟,一到苦難的因素消失之時,為著自己的利益,便不能沒有自己的打算。即使對於過去患難期中的難友,給予幫助,也不能像對待自己一樣地去對待難友;同時,如能全心一意地去協助難友,難友本身,也會因其自尊或自卑感的作祟,覺得接受這種協助,乃是出於彼此間的萬不得已!於是朋友以為我沒有把他當作自己看待,我也覺得朋友沒有體諒我的真心相待。因此,我人在世,並不會有知己的朋友,除非是聖人與聖人之間,即使是聖人與聖人,也要他們的聖格相等,所謂「唯佛與佛」出世的聖人才能求得絕對的和諧一致。一般的凡夫,是不能沒有其孤獨蒼涼之感的。 再說,人之有生必有死,人生短短數十年,從出生落地,便在片刻不停地奔向最後的一站。當生的時候,便已決定了死的命運,雖然大家都怕談到死的問題,但是死的安排,並不因為我怕,它就不來向我接近,這是大家非常清楚的事實。儘管世上有許多人作著如此的宣誓:「未能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日同時死。」也許當其激情洋溢之時,真有如此的打算,所以要作如此的宣誓,實際上,誰曾看到真的如此?即使殉情殉國的烈女與壯士,但在死的時候,絕不會恰好一齊躺下,至於躺下以後,照佛理而言,由於各人業力的不同,彼此神識的分聚離合,也是一個不可知的境界。所以孤孤單單地來了,又蒼蒼涼涼地去了,不知是從何處來的,也不知將往那裡去的!在此景象之下,如果我還沒有任何宗教信仰,便有一個現實而以為是可靠的要求,要求我有我的下一代,我雖死了,由我而來的下一代,仍可繼續傳至下一代的下一代,以此下一代的存在,而來補充我的必將不存在;彌補我的空前絕後的蒼涼之感。所以一般以現在或以人為本位的學者們,尤其是中國人的傳統觀念,都以傳宗接代──即使是廣義的包括了人類文化與民族精神,為其永生的安慰寄託。 事實上,子孫傳代,子孫的肉體固因由我而來而得存在,但是子孫的事業不是我的事業,子孫的成就不是我的成就;尤其是子孫的思想及其由思想所產生的一切行為活動,雖或帶有若干成分的遺傳色彩,但卻絕對不能代表我的一切行為活動。再說,子孫之懷念父祖先人,也不能如父祖先人之希望於子孫的那樣熱切。孔子說︰「父在觀其志,父歿觀其行;三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孝矣。」孝子尚只能三年不改父道,可見一般人對於父祖先人的遺志家訓,實莫不隨著時日的消逝而漸予淡忘!至於一個民族的思想精神,自皆有其傳統的反顧,但是人類社會的進化,先王與後王是不能偏廢的,然此先王的遺產,已是整個民族歷史的共業所成,而不是單獨個人價值的延續了。 真正要求自己能夠不蒼涼、不孤單,並不是去要求外力來彌補自己和安慰自己,而是以自己的力量去彌補他人的蒼涼與孤單,唯有把我自己的蒼涼感徹底忘掉,自己才會從蒼涼的痛苦中得到解脫。顯然,以常人的看法,即或人格崇高如聖人,他們亦當有其蒼涼之感與悲切之情,並且較諸常人更為深沈,常人少有相互通契的朋友,聖人當更少有相互通契的朋友,因為聖人的胸懷,常人對之,總是莫測高深;相反地,道高魔也高,如果真是一位以救人救世救眾生為本懷的聖人,必也會有很多人把他當作敵人來攻擊!但是,凡為一個真正的聖人,他們的心境是非常平靜的,他們把一切眾生的痛苦看成自身的痛苦,除瞭解救眾生的痛苦,沒有別的要求可言,因他們徹底忘卻了自身的利害,所以看一切眾生的事等同自己的事;唯有在這樣的心境下,他們才真能超越了蒼涼的人生之感!


詹翔霖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公司新進員工都會遇到三天、三個月、三年的留離抉擇。新環境的前三天對於任何人而言都是生澀痛苦的時期,從不熟與陌生且公司裡什麼人都不認識,部門內什麼事都不知道,單枯坐在椅子上又感到渾身不自在接受眾人的眼光告知的新人時期,心裡雖然不舒服又身處怪異的工作氣圍中,但只要忍耐過這三天時間就行了。前三個月是漸適應新文化成為團體一員的融入期,各部會人際關係的互動建立,同部門同懠則透過工作了解彼此的能力,並形成新人工作能力評價,前三年是在組織內尋找個人位置的時期,這時以了解進入公司的目的,並產生業務專業性,進而提升本身的職場經驗,然而另一方面卻產生對未來公司與個人職場的疑問:開始對已熟悉的工作感到無聊,並且感受到自己的可能性和界線,擔憂自己未來累積的經歷,有可能積極尋找其他出路的可能性。經過三年後要思考的是個人未來在公司的發展性,三年的時間足以在一個領域內學習到本職應有的知識和經驗,個人也要冷靜評估這三年來的經驗,也就是要考量是否繼續做或是換跑道。評估在現在的領域內,自己是否有比其他人更擅長的部分,否則就必須在其他領域內尋找這樣的可能性。不管是初次開始職場生涯或是中途轉換跑道,都會遇到「三三三」的難關,根據不同的情況,有的人甚至連三個月的難關都過不了,只能在不同的公司漂泊流浪,這是因為進新公司後對於適應階段沒有清楚的概念且對自已也未有未來生涯的期許與要求,在團體組織生活內遇到這三個關頭時,請新人要思考這些須謹記在心的準則。

 

詹翔霖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