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國憂極端神學教育阻礙發展

編譯謝雯 整理報導】特拉維夫是以色列繁忙的商業重心。然而在特拉維夫郊區的毛茲.哈托拉學校(Maoz Hatorah)這所極端正統猶太教的男子學校裡,竟然連一台電腦也沒有。

據《路透》報導,這所學校的英語、數學和科學課程少之又少。該校校長說:「如果我們把時間花在研讀世俗事務,就沒有時間留給信仰了。」

畢業生難與社會接軌

學校課程主要是著重於宗教教誨,大多數信仰極端正統猶太教的男孩只接受世俗教育到14歲。上學的多數時間著重宗教內容,這是為了男孩將來選擇終身投入猶太教律法做準備。大多數極端正統猶太教成年男子都有同樣的追求。

以色列部分人士表示,這種教育內容讓畢業生無法找到工作,也無法與現代社會銜接。批評家擔心,以色列人口增加最快速的極端正統猶太教徒(又稱哈瑞迪,haredi)將因教育程度低落,威脅到以色列的經濟發展和優勢的研究領域。

托布社會政策研究中心(Taub Center for Social Policy Research)主任班大衛(Dan Ben-David)表示:「在以色列裡,有兩個國家,其中一個是高科技國家,其大學和醫藥發展都在人類知識的前端;而其他部分,也就是組成以色列絕大部分人口的部分,他們非但沒有接受專業技術訓練,也不是在現代化經濟模式中工作,而人口也持續在增加。」

雖然哈瑞迪學校在資金上接受政府部分援助,有些更是全額接受政府補助,但其教學大綱卻是由極端正統猶太教的拉比所決定,完全拒絕外界干預。而這些教綱在過去60年來幾乎沒有改變。

由於歷任以色列聯合政府都仰賴極端正統猶太教黨派的支持才得以生存,所以任何想要改革學校的行動都會要承擔政治風險。

在以色列780萬人口中,極端虔誠的哈瑞迪人口8%到10%。許多人完全不工作,僅靠政府支持,生活在貧窮線之下。

他們大多數居住在自己家鄉的城鎮和社區,避開以色列的世俗群眾。男性穿著傳統黑色長衫,這個衣著傳統可追溯至好幾世紀以前。

哈瑞迪家庭平均生養8名子女,是以色列人口結構最年輕的一群;以色列有1∕5的小學學生就讀正統猶太教的學校。

班大衛說:「如果他們持續接受低於第三世界水準的教育,將會為以色列帶來末日。」

以色列中央統計局去年12月公布一項調查結果,指出只有31%的正統猶太教小學教授科學,54%教授英語,83%教授數學。

從14歲起,大多數哈瑞迪男孩會轉入神學院就讀,從此不再學習世俗科目。「這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以色列銀行行長費雪(Stanley Fischer)去年表示。「我們的教育體制已無法讓以色列準備好進入現代化社會,我們越來越落後。」

精神重於物質

但哈瑞迪用不同的角度在看待他們的教育。他們倡議一種虔誠的生活方式,專注於奉行上帝的律法。「這是我們來到這個世界的原因,如果沒有研讀猶太教律法是無法達到這個目的的。」阿維坦(Assaf Avitan)拉比表示。他是毛茲.哈托拉學校的校長,該校有5百名3至15歲的男學生。

阿維坦表示,面對這個年齡層的學生,學校的首要目標是要灌輸學生正確的價值觀。他認為,要求式的教育只會讓學生囫圇吞棗地學習。「研讀猶太律法帶來靈性,讓人擺脫不必要的慾望,也讓人生免於追求世俗世界的物質主義。」

以色列教育部副部長摩西(Menachem Eliezer Moses)是一名哈瑞迪立法者,他表示以色列的哈瑞迪族群背負著一個神聖使命。「我們並不追求新事物。相反地,我們期盼能盡力跟上祖先們的腳步。我們會先研讀我們自己的猶太教律法,接著才會轉而追求世俗的智慧。如果我們不保留猶太教律法這個已保護我們數千年的經典,那誰會這麼做呢?」

強授核心科目遇阻

經濟合作發展組織去年12月公布的一項報告指出,哈瑞迪教育的問題「可能會隨著時間過去而更加嚴重」,以色列當局必須要對極端正統猶太教學校施壓。「應該要努力鼓勵極端正統猶太教社群去強化其青年族群的就業技能,一方面可以從要求接受政府補助的學校更配合政府規定課綱開始。」

去年12月,一項類似法案遭以色列政府拒絕。過去多年來,一直有倡議人士推動在哈瑞迪學校強制教授諸如數學、英語、科學和公民等核心科目,但卻一直徒勞無功。

去年夏天,一場社會改革運動橫掃以色列,要求進行大規模的經濟改革。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因此於去年8月指派一專家小組研擬方案。

該小組的其中一項建議就是,強制於哈瑞迪學校教導核心科目。不過,評論家認為,尼坦雅胡並無法成功達到這個目標,就如同先前所有嘗試過的政治人物一樣。

以色列發行量最大的《新消息報》(Yedioth Ahronoth)官網公布一項民調,結果顯示,在8百名受訪的以色列猶太人中,有80%認為應該於哈瑞迪學校強制教授核心科目。

以色列教育部一名發言人表示,過去2年來,已開始推動對於哈瑞迪學校的調查;國家對一學校的補助款與其教授核心科目的程度相符。

不過,一項2008年通過的法案允許就讀神學院高中的男孩獲得補助,即使學校並不教授核心科目。前以色列教育部長魯賓斯坦(Amnon Rubinstein)曾對以色列最高法院提出請願,希望能撤銷這項法案。

「一名哈瑞迪成人應該有所選擇,看他是要留在哈瑞迪體制中,或是成為以色列主流經濟體制的一員。當一名哈瑞迪兒童對於數學、電腦和英語的知識都不及小學程度時,他就被剝奪了選擇的機會。」魯賓斯坦表示。

最高法院尚未就此做出裁決。不過,哈瑞迪領袖們已表示不可能接受強制裁決。

「無論如何,」摩西表示,「你要如何強制執行呢?把所有父母都送進監獄嗎?」

18歲的莫麗亞(Moriya)是一名哈瑞迪學生,不願透露她的全名。她說,她懷疑政府能否強制實施於哈瑞迪學校教授世俗內容。「你不能強迫一個人學習他不想學的事。」她說。

23歲的哈比(Yaakov Rabi)是在耶路撒冷一間學院研讀經濟學的學生。他說他在進入學院之前,對數學只有基本的知識。「的確很難縮小鴻溝。不過,有志者事竟成。」

哈比表示,當他畢業時,他曾希望能找到一個體面且薪資優渥的工作。他說,他並不會受到社群的壓力阻撓而放棄學習。「不過,我必須要說,要與大眾想法背道而馳需要很大的勇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整型師

詹翔霖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