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祭兒童招財 現蹤烏干達

【編譯謝雯 綜合外電報導】烏干達首都坎帕拉(Kampala)周圍的農村陷入恐懼。這個地區的學童上下學時都必須由老師和家長戒護,遊樂場和路邊貼滿警告標誌,告訴大家被巫醫綁架進行兒童獻祭的風險。有些人相信兒童獻祭儀式可帶來財富和健康,這類儀式在烏干達絕跡已久,卻在3年前隨著烏干達經濟的迅速發展而開始復興。

路邊時常看見缺手斷腳的兒童屍體被棄置,這些無辜亡魂顯示越來越多人相信,獻祭可帶來的力量。

獻祭買賣具廣大市場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烏干達的新興菁英階級成員付給巫醫一大筆錢進行獻祭,以求發財。在坎普錫兒童照護教會(Kyampisi Childcare Ministries church)中,錫瓦奇爾炎加(Peter Sewakiryanga)牧師正在教導當地兒童一首名為「療癒我們的大地,停止兒童獻祭」的歌曲。

聽見數十個稚嫩的聲音唱出如此嚇人的字彙,證實儀式性謀殺已成為烏干達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牧師說,兒童獻祭之所以興起,是因為人們變成愛好金錢的人,想要變得更富有。「他們相信,當你獻祭一名兒童,你就可以得到財富。所以有人願意付出大筆鈔票,購買用來獻祭的兒童。兒童成為可交換的商品,兒童獻祭成為一種商業模式。」

牧師和他的教區會眾正在游說烏干達政府,希望政府能管制巫醫,並改善警察素質以調查這類罪行。據警方公布的官方數據顯示,2006年曾發生一起兒童獻祭案;2008年有25起被判定為儀式性謀殺的犯罪;到了2009年,又有29起。

烏干達政府為處理日益嚴重的兒童獻祭問題,成立反人類獻祭特警隊。該組織表示,儀式性謀殺的發生率已下降,指出自2006年來,總發生案例為38起。

錫瓦奇爾炎加對警方所提出的數據有所質疑,表示光是他的教區,受害人數就比警方公布的全國受害人數要來得多。

英國慈善團體朱比利運動(Jubilee Campaign)也強力批評警方特警隊。朱比利運動在一份報告中指出,烏干達實際發生的兒童獻祭案件已達數百起,更聲稱超過9百起案件,因為貪污和資源缺乏等種種因素,尚未被警方調查。

家屬批警方辦事不力

塔本奈錫(Tepenensi)在她的住家附近,發現她6歲孫子史蒂芬(Stephen)被斬首的屍體被丟棄在蘆葦叢中。當時他已失蹤24小時。塔本奈錫手中握著僅有的一張孫子照片,啜泣解釋,雖然地方巫醫已承認把史蒂芬拿來當做祭品,但警方對於偵辦此案卻不積極。

「他們給我錢,叫我閉嘴。」她說:「我斷然拒絕。」烏干達政府不願受訪。警方否認吃案及貪汙。

反人類獻祭特警隊指揮官摩西斯(Bignoa Moses)表示,警方已盡力處理這個問題。「有些時候,他們因為我們沒有逮補任何人而指控我們,可是我們的權力有限。如果我們得知有人在進行人類獻祭等犯罪行為,那我們就會去調查;如果調查屬實,那些人就會被送上法庭,可是有時這些案子並未被證實。」

斬首閹割儀式慘不忍睹

在坎帕拉的主要醫院中,神經外科顧問穆胡穆札(Michael Muhumuza)手中的X光片展示了9歲的艾倫(Allan)所受到的恐怖傷害。艾倫的頭部和脖子遭到一把大刀砍過,施暴者企圖將他斬首。從X光片上可看出他的頭顱上有部分骨頭消失,傷害到部分大腦組織。另外,他還遭到巫醫閹割。他被丟棄在靠近他鄉村住所的附近,在醫院躺了一個月才清醒過來。

艾倫在清醒後指認攻擊他的人,當中包括一名名叫阿瓦利(Awali)的人。不過,警方表示,艾倫的目擊證詞並不可靠。當地人士指出,阿瓦利仍持續在參與兒童獻祭活動。

《英國廣播公司》的記者為了深入調查,喬裝成建築商人四處詢問是否有巫醫能夠為他的公司帶來財富。很快地,街坊鄰居就將記者介紹給阿瓦利。阿瓦利把記者帶到他住家後方的庭院;彷彿是歡迎儀式,他和他的助手合力將一頭山羊押在地上,一刀割過牠的喉嚨。「獻祭了這隻動物會為我們所有人帶來好運。」阿瓦利解釋。接著,他要求390美元的儀式費用,要求眾人幾天後再回來。

下一次會面時,阿瓦利邀記者進入他的神龕。傳統上,神龕是由泥磚造成,上面蓋著稻草屋頂。神龕地上灑滿香草、面具、波浪鼓和一把大砍刀。這名巫醫解釋,這次會面是要討論最強大的咒語—兒童獻祭。

「要進行兒童獻祭有兩種方式,」他說:「我們可以在你們的建築工地活埋一個孩子;或是在其他地方先砍掉他們的頭,再把他們的血裝在瓶子裡,與神奇藥液混在一起。」阿瓦利清了清喉嚨:「如果獻祭的是一名男孩,那我們會砍掉他的頭和生殖器。我們會在你們的建築工地挖一個洞,然後把他的手和腳埋進這個洞裡。」阿瓦利誇耀之前已經獻祭過好幾個兒童,所以很了解該怎麼做。在會面之後,記者向阿瓦利撤銷獻祭的要求。

記者將與阿瓦利交涉過程中所作的筆記交給警方。但阿瓦利至今仍未受到法律制裁。

兒童生命不受法律保障

艾倫的父親薩姆汪加(Semwanga)把房子賣了,以支付艾倫的醫藥費。現在只好舉家搬到首都附近的貧民窟。錫瓦奇爾炎加牧師表示,在沒有完整法律保障之下,很難保護烏干達的兒童免受人類獻祭信仰的威脅。「兒童無法發聲,他們的聲音被法律和無所為的警方給壓制了。而讀到這些新聞的人也一點動作也沒有。所以我們應該要團結在一起,盡我們所能去終止這項邪惡。我們只能期待政府聽進去。」

 

詹翔霖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