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生免學費 智利之冬占領校園

【編譯謝雯 整理報導】5個多月來,一群要求政府提供全民免費大學教育的女學生占領了她們就讀的公立學校,和警方對峙。據《衛報》報導,智利卡馬拉.卡瓦雅爾(Carmela Carvajal)小學和中學的女學生們過著一種革命的生活:她們睡在教室的磁磚地板上,彼此分享手中的香菸,隨時隨地警戒著警方是否要進行突襲。

一切要從5月的一個清晨說起。當時有數十名青少女在黎明前的黑暗中集合,爬上智利最知名女校的鐵欄杆圍籬。

她們使用教室課桌椅當作防禦,在教室裡紮營。5個月後,占領學校的行為沒有結束的趨勢,學生們仍舊為她們的目標奮戰著:全民免費大學教育。

巡繞學校一圈可以發現,這個世代的革命青年所擁有的溝通工具是歷史上所有熱血青年從未想過的。當警方靠近時,這群學生會使用遭到限制的臉書聊天室來進行動員。在幾分鐘之內,她們就能夠從鄰近的公立學校召集援軍。「我們的律師就住在那裡。」14歲的阿瓦雷茲(Angelica Alvarez)說,手指著鄰近的一排房子。「如果我們大喊:『摩里奇歐(Mauricio)』,他就會離開家到這裡來。」

占領之餘的另類學習

5個多月來,卡馬拉.卡瓦雅爾中小學的學生一直住在學校的1樓,有時她們會睡在體育館內,不過她們通常是睡在廢棄的教室裡。她們在裡面安裝一台電視,設置一間更衣室,開始從另一個角度體驗學校生活。

她們在占領學校後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舉辦選舉。在1,800名學生中,將近半數都參與投票,表決是否同意占領學校。贊成者的數量為反對者的10倍。

目前,學生們利用上課時間聆聽提供免費教學的客座講者教學,課程從經濟學到天文學都有,課外活動則有瑜珈和騷莎舞(salsa)等選擇。

在晚上或週末,巡迴演出的搖滾樂團會在籃球場上架好設備舉辦演唱會,一個人收費1千披索。鄰居會拿剛烤好的新鮮蛋糕給女孩們吃。此外,根據一項特別的智利法律,政府必須要負責校內學生的飲食,儘管這些學生是占領學校的一群人。

於是,這間學校每天有太多食物補給,所以卡馬拉.卡瓦雅爾中小學的學生定期把多餘的食物捐給占領其他學校的挨餓學生。

市政當局多次嘗試要奪回學校控制權,派遣警力前往驅散反抗學生,力求讓上課恢復正常,不過到目前為止,這群年輕人仍堅守陣地。

組織分工 自訂罰則

「那是最美好的一刻,穿著學校制服的所有人爬上圍牆,奪下學校控制權。那是很感人的一刻,我們全都很想要哭,」阿瓦雷茲說,「警察曾經奪回學校10次,不過每一次我們都重新把學校奪回來。」

這些學生建立了一個高度有組織的世界,每一件事都經過投票,從日常工作分配、打掃時程表和校內主席及發言人選舉。有幾項新規定納入校規:禁止校內性行為、禁止校內有男生,也禁止喝酒。學生承認,最後一條法規並沒有被嚴格遵守。

「有一些同學試著要帶酒精進來,不過被我們抓到了,也接受了懲罰。」阿瓦雷茲表示,她站在校門口負責確認訪客身分。當被問到懲罰為何時,已經住在學校裡4個月的阿瓦雷茲笑著說:「她們被罰要去掃廁所。」

撥亂反正 教育非商品

卡馬拉.卡瓦雅爾中小學是智利最成功的公立學校之一。幾乎所有畢業生都能夠進入智利頂尖大學就讀。這間學校就像是磁鐵一樣,吸引了擁有6百萬人口的智利首都聖地牙哥市最聰明的學生前來就讀。

不過在卡馬拉.卡瓦雅爾中小學教室中所上演的戲碼只是智利全國學生起義的一小角。蔓延智利全國的學生起義已成為全國政治議題,讓保守派總統品尼拉(Sebasti n Pi era)倉皇失措,也讓民眾質疑,自皮諾契特(Pinochet)時代一直主導智利政壇的自由市場正統。

起義學生的主要訴求是回歸到1960年代的公立大學教育免學費。目前智利的大學學費平均要當地最低基本工資的3倍。學生就學貸款的利率達7%,故學生把財政改革列為起義的中心訴求。

學生訴求的中心概念在於,要求教育被認可為是大眾都可擁有的公民權,而不是一個可以在公開市場中販售的商品。目前,智利有許多學校為營利組織,由企業所經營。直到不久之前,智利大報《水星報》(el Mercurio)的分類廣告頁中,經常出現有學校出售的廣告,廣告詞中常提到這類機構是利潤相當高的投資。

智利的學生起義改變了報紙廣告生態。現在公立學校校長開始在地方報紙上刊登徵人啟事,招聘保全人員以防止學生占領學校。其中一則徵人啟事要求,應徵者要體格強健,還要會指揮防護犬來驅逐可能會占領學校的學生。

政治家和許多父母擔心,學校紛紛停課已讓2011年成為公共教育「失落的一年」;不過,對大多數學生而言,過去5個月是他們人生中學到最多的一段時間。

「我變得成熟許多。過去,我會由外表去評斷同學。現在,我對她們有所了解,並與她們一起與我們共同相信的事物奮戰,」15歲的卡馬拉.卡瓦雅爾新鮮人表示,「抗爭的確很累人,不過,妳想要生命中有那些事物,妳就要為那件事奮戰。」

具想像力的政治參與

5月底第1間公立學校被占領時,僅有少數聲音在討論這場「智利之冬」。5個月過去了,將近2百所公立中小學,還有數十所大學都被學生所占領。

每週舉行的示威遊行都有來自全國各地的5到10萬名學生加入,來自海岸城市威爾帕瑞索(Valparaiso)和康塞普西翁(Concepcion)的學生出席率特別高。極具魅力的學生領袖卡蜜拉.瓦勒赫(Camila Vallejo),也就是大眾所熟知的卡蜜拉指揮官,已經成為全拉丁美洲所崇拜的英雄。

示威學生想出各種有創意的示威方式,其中一項是舉辦了一場「接吻馬拉松」,有3千對情侶相擁接吻整整15分鐘。這次充滿激情的智利學生運動的確已讓長久以來對政治漠不關心也不再幻想的智利大眾,重新拾起想像力。

智利每10名成人中,就有6人支持學生所組成的聯合陣線。這個支持率遠高於智利國內任何一個政治聯盟,總統品尼拉的支持率更只有22%到30%。然而,伴隨街頭遊行而來的暴力也激怒許多智利民眾,他們認為長久以來所珍惜的穩定已經來到了社會混亂的邊界。

 

詹翔霖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