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率直落 南韓勞動力現缺口

【編譯謝雯整理報導】金(Kim)是一名30多歲的博士生,在她身上可以看見南韓成為經濟強權的諸種特質:相對年輕、教育及野心。

據《路透》報導,對於公司和政策制定者來說,唯一的問題在於,她也和這一代南韓青年一樣有著典型的想法:不想生小孩。

「我只想要和我丈夫快樂地一起生活,不要為孩子煩惱及犧牲。」金說,她要求只公布她的姓氏。

南韓不是唯一面臨生育率下降、人口快速老化的國家,鄰近的日本和中國,還有歐洲大多數國家也面臨同樣的挑戰。

不過南韓所面對的是,生育率以令人吃驚的速度急速下降。40年前,南韓的生育率在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已開發國家中是最高的,但一路下降到最低的生育率,而人均壽命卻不斷增加。

高齡社會衝擊經濟

預估到了2018年,南韓會有14%人口超過65歲,正式成為「老年社會」。根據三星經濟研究所(SERI)指出,南韓進入老年社會的速度比日本快了6年,比法國早了1個世紀。

到了2050年,南韓會有將近40%的人口為老年人,這個比例將會是全球最高,這對南韓政府目前健康的財政狀況籠上一層陰影。

南韓策略財政部今年7月公布的一份報告警告,南韓在2050年的國債會增加為國內生產毛額的138%;而國內老年津貼和健保支出也將由去年的34%快速飛升。

這對於南韓強調製造業、出口導向的經濟成長模式,衝擊可能更大。南韓工商總會(KCCI)商業部門資深勞工研究員李松熙(Lee Sung-sik)表示情形相當「嚴重」,由於各企業需定期調漲薪資,支付資深勞工較高的薪水,在人口老化嚴重的情形下,將面臨勞工不足和成本上升的雙重危機。

南韓企業界的難題在於新進勞工短缺及勞動力老化。生產力仍舊處於相對低點,這表示要維持產量只能靠大量投入勞動力才能達到,因此南韓是全球工時最長的國家之一。

隨年紀增長,年長勞工的工時可能會下降,且對於新興科技也較為陌生,這對於南韓的生產力會造成更多壓力。韓國發展局(KDI)指出,勞動力縮減將會重擊南韓經濟成長率,到了2030年代,將由目前的超過4%降到1.7%。

大多的經濟學家預估,在2019年前還不會出現嚴重勞工短缺問題,屆時因為嬰兒潮世代紛紛外移,將導致適合工作年齡的勞工減少,許多公司已感受到出生率下降造成的影響。

「人口短缺這個問題可能會影響一間公司在未來業界的角色。」大宇造船及船舶工程公司(DSME)的發言人警告。該公司為全球第3大造船公司,公司生產線上有將近40%的勞工已屆50歲。

傳統觀念降低生育意願

南韓健康暨社會事務局(KIHASA)的老年化及低生育率研究中心主任李三錫(Lee Sam-sik)表示,除了經濟狀況好轉和教育程度提升之外,南韓的「困難傳統」也讓生育率下降的問題日趨惡化。該機構為南韓政府所支持的智庫,向行政單位提出人口政策相關建議。

其中包括南韓競爭激烈的學校體制造成養育子女的成本提高。以2007年為例,當年南韓人花在私人教育上的經費比任何一個已開發國家都還要多。此外,韓國人認為,母親的角色就應該要待在家裡,這是職業婦女對生育裹足不前的原因。

「在韓國,一邊養育小孩一邊工作的婦女就像是女超人一樣,妳必須要兼顧家庭和工作。」25歲的粉領族Ryu表示。「大多數公司常讓有小孩的女性員工感到很不舒服。」

李三錫表示,儘管南韓婦女的教育程度非常高,一旦結婚之後,將近有60%的婦女會辭職,而仍留在工作崗位的婦女,則有將近半數在生第1個孩子後離職。

政府擬對策因應

南韓政府在2006年發起「支持生育計畫」,投入40兆韓元來減輕年輕父母的負擔,譬如增加日間托服務及減稅。

一般人可能認為這項政策有其成效,2010年新生兒的數量與2009年相比,增加了2萬5千名,增加至47萬名。不過李三錫表示,政府投入資金有限,不太可能真正反轉南韓生產力。

今年發起的5年計畫將預算提高到原來的2倍,欲推動一個對家庭友善的環境,從教科書的撰寫、公開倡議活動、提升工作場所對父母親員工的友善措施,以及規定女性員工超過3百人的公司須設置日托中心。

因為沒有替代方案可選,大多數公司幾乎沒有選擇,只好想出安置女性及年長員工的更好辦法。李三錫表示,南韓各界對於引進大批外籍勞工進入這個極度講求同質性社會的相關政策缺乏共識。

他也補充,與北韓統一可能也是一種解決方式;不過,這麼做的結果尚不明確;此外,營養不良的問題可能已損及北韓的年輕勞動力。

世界第3大鋼鐵廠浦項鋼鐵大廠(POSCO)日前與工會達成協議,將退休年限由56歲延至58歲。公司發言人表示,員工在已屆退休年齡後,還可申請「再就業計畫」。該公司也已啟用一套「薪資高峰」制度,當員工達到 52歲,薪資就會停止增加,也不再給予升遷。

不過,分析師表示,這樣的措施還未被廣泛實施。「各公司需要加強年長員工的訓練……大公司已經開始動作,但中型企業卻沒有這麼做的能力。」SERI研究員李長育(Lee Chan-young)表示。

育嬰福利女性卻步

有些公司已開始制定讓女性及年長員工留在工作崗位的政策。南韓最大的企業集團三星就開設了17所日托中心,照顧2千名1到5歲的兒童。

許多職業婦女認為,幼稚園和彈性工時的作用有限,真正需要改變的是雇主的觀點。27歲的行政官員Shin指出,許多婦女對於利用育嬰假等福利有所遲疑,因為她們擔心會被同事和管理階層貼上標籤。

「即使我有請育嬰假的權利,我真的能使用嗎?我想要在職場上越久越好,可是哪家公司會喜歡懷孕的員工,並讓她們升職?畢竟她們工作的時數會比他人要少,只要想到這些結婚或懷孕以後會遇到的困難,就很難想要生小孩了。」

李三錫承認,在破除根深蒂固的觀念上,政府最多只能做到這麼多,「我們有非常良好的體制和規範……不過,它們在社會實際面上並不管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整型師

詹翔霖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