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陽春麵

記者洪敬浤/台中市報導

「阿姨,這碗陽春麵,我跟弟弟只吃一半,剩下的可不可以包回去,給爸媽吃?」九歲女孩魏雪婷低頭看著已「開口笑」的球鞋,兩個弟弟也放下筷子,認真地等答案。孩子口中的阿姨、醫院的社工員黃秋鳳說:「我們再買一碗」,眼淚卻不聽使喚地掉了下來。
  
這個真實故事發生在台中市中山醫大附設醫院外的小麵攤。五兄妹四十六歲的母親吳慧萍罹患子宮頸癌,癌細胞已擴散到全身,住進安寧病房,已簽下病危時拒絕急救的同意書,想安靜、有尊嚴的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家在南投竹山鎮的魏雪婷,與十歲的哥哥魏冠宇和三個弟弟七歲的梓敬、六歲的學聖、五歲學賢,輪流在安寧病房陪伴母親已近十天,醫院特別為他們準備一間客廳,供五兄妹夜宿。
  
黃秋鳳說,五兄妹的父親魏伯彥打零工維生,幫人噴農藥、砍竹子,但已有好一陣子沒工作了。她上月見證到五兄妹「一碗陽春麵」的故事。
五兄妹的母親因坐骨神經痛去檢查,病房裡只剩雪婷、學聖、學賢。黃秋鳳見三個孩子飢腸轆轆,帶他們去吃麵,原以為他們會點三碗牛肉麵,沒想到雪婷囁嚅地說:「我們三個吃一碗陽春麵就好。」
黃秋鳳表示,她改點兩碗餛飩麵,學聖、學賢吃了幾口,雪婷只吃幾根麵,沒碰餛飩。
 
正當她滿腹疑團時,雪婷放下筷子說:「阿姨,爸爸媽媽還沒吃飯」,接著低頭看看自己的球鞋,「我們要省一點包回去,給爸媽吃。」
黃秋鳳聽了,眼淚掉了下來,心疼地說:「我們再買一碗素麵,給媽媽吃。」三個孩子隨後提著半冷的餛飩麵回到病房,大哥冠宇熟練地倒在碗裡,餵母親吃了兩口,再把剩下的麵分給老三梓敬。
 
昨天中午,吳慧萍與五個小孩共享一個素食便當。冠宇在稀飯內夾點豆皮、青菜,吳慧萍胃口不好,勉強吃了幾口,回過頭來餵冠宇一口,冠宇咬著豆皮,嚼了很久才下嚥。
 
雪婷因連續幾天照顧母親累倒,還不停拉肚子,臉色蒼白躺在母親病床上,搖手表示不想吃。梓敬、學聖拿著湯匙,面對剩下的便當大快朵頤。
飯後,冠宇帶著弟弟出去玩,在醫院內追迷藏,雪婷貼心地在母親耳邊嘀咕,然後拉起遮簾,替母親換尿布。她熟練擦拭清洗,再替母親按摩、搥背。院內護士常摸摸她的頭,給她溫暖的擁抱。
 
中山附醫安寧病房主任周希誠說,日本有個「一碗湯麵」的真實故事,有個母親帶著兩個兒子背著一身債,每年除夕團圓飯只能上麵館吃碗麵,而且只點得起一碗湯麵,母子三人共享那碗麵。吳慧萍與丈夫、孩子的感情,不因窮、病而改變,比起許多人面對貧窮、債務,動輒攜子自殺,更教人感動。時間不多了 小兄妹請假陪媽媽
 
在安寧病房陪伴母親吳慧萍的魏家五兄妹,因為醫師告訴他們「母親的時間不多了」,就讀竹山延平國小的老大魏冠宇、老二魏雪婷、老三魏梓敬才向校方請假,希望多點時間陪伴母親。
 
十歲的老大魏冠宇個頭小,常面帶微笑,照顧母親、帶領弟妹時,有股超齡的老練,當她餵母親用餐時,身旁弟妹也在吃飯,他卻沒替自己留一口飯。魏冠宇昨晚對母親說,他將來想當董事長,看起來很威風,還可以幫助別人,也能照顧家人、弟妹。
 
醫院社工員黃秋鳳說,老二魏雪婷功課很好,母親吳慧萍曾多次誇她是「模範生」,功課不必操心。魏雪婷則低聲說,她成績普通,只是放學後會先寫功課,免得寫不完。有時間她會教讀小一的弟弟梓敬讀書,但有時教不懂,「我乾脆幫他寫功課,比較省時間」。
 
吳慧萍住進安寧病房後,冠宇、雪婷偶爾在父親忙不過來時,得向學校請假,幫忙照顧母親,但最近幾天吳慧萍狀況不佳,醫師要他們抽點時間多陪陪母親,冠宇、雪婷、梓敬因此向老師請假,全家人守在醫院,把握一家人有限的相處時間。媽媽拖到最後一刻才看醫生
 
中山醫大附設醫院安寧病房主任周希誠說,吳慧萍是末期子宮頸癌,去年九月因嚴重疼痛,接受緩和治療,上周因腰痛無法行走、站立,經檢查癌細胞已擴散到全身骨頭。
  
吳慧萍去年二月開始陰部持續出血,她不以為意,拖到四月才去看醫師,抹片檢查罹患子宮頸癌,轉到中山附醫腫瘤科治療,醫師原安排手術治療,但推進手術房後,才發現癌細胞已擴散,是末期子宮頸癌,開刀已無濟於事,只能化療,但還是持續惡化。
  
周希誠說,吳慧萍之前每次做化療,身邊都跟著一群孩子,少則兩個,多有五個,孩子們可愛又懂事,得到全體醫師、護士的疼愛。
確認癌細胞已擴散後,周希誠委婉告訴吳慧萍後,讓她獨處幾分鐘。周希誠說,他踏出診間時,後頭傳來吳慧萍絕望的痛哭聲,他心很痛,不知該怎麼幫助她。
透過院內志工楊淑的介紹,吳慧萍簽署放棄急救同意書,住進安寧病房,院方也在休息室鋪地毯,讓吳慧萍的丈夫、孩子們,有個過夜的地方。周希誠說,慧萍已到最後階段,真希望這幾周有奇蹟出現。民眾如有意幫忙她,可電(四)二二一五一一一轉分機六六三六七安寧病房,找社工員黃秋鳳。

詹翔霖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